繁体中文 English
年度入围作品
年度获奖作品
获奖作品跟踪
成果转化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 新闻中心

2019工业设计与品牌国际会议主题演讲 查尔斯.奥斯丁.安吉尔

2019工业设计与品牌国际会议主题演讲  查尔斯.奥斯丁.安吉尔

美国Modern Edge前沿设计与发展公司的总裁   查尔斯.奥斯丁.安吉尔)

    非常感谢,今天我们都有很多的观点想要谈,大家过得怎么样,大家今天过得好吗?大家可以坐得更近一点吗?我想给大家拍一张照片,没有,我只是想开一个玩笑,大家可以笑出来,有一个人笑了。

    我今天的主题是设计+人工智能,我想给大家讲的是,如果你有一个品牌,如果你是商家,特别重要的就是你需要去了解AI会怎么样影响你的商业模式以及你的商业,如果你是设计师的话,你可能会觉得AI是关于计算和编程的,这些数据好像跟你没有关系,那你一定是大错特错了。作为设计师,你就是这一个行业它的灵魂所在了,因为你要去连接科技和客户,所以你们在座的每一位人都要去了解AI,你要了解AI对于设计是有什么样的影响。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设计、智能,这是我的公司,我的公司叫Modern Edge,我以前在因特尔工作,我们以前有很多的技师、技术师、工程师、研究者,大家从AI一直到一些机器学,都是一直致力于设计。我们会有一些工作,比如说像油轮这样的设计,我们的重心是以人为本的,也就是我们去看一个产品设计的时候,其实不仅仅是看这一些机械的部分,更重要技术的部分,最重要的是这个产品它一定是以客户为中心,他们是什么价值观,他们有什么样的需求,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有非常多领域的工作,比如说体验设计、产品设计、UI,还有服务设计,比如说我们去设计一下在医院当中,病人他们的体验,他们的服务,就是医院提供给患者他们的服务,我们都是会去做一些设计,我们必须首先去设计一些实验,我们要去和我们的用户对话,知道他们有什么样的需求,知道他们的文化背景是什么,又有什么文化认知偏差,然后我们再回去为之定做一个产品,然后我们再进行产品开发,我们有非常多种种类的设计,我今天不谈产品,我将会谈它为什么要设计。

    我们会有一些内部的一些产品,内部的细节还有一些环境的设计,还有像这样一些机器它的内部的产品,仪器内部的产品,我们和众多著名的公司合作,为他们设计,所以我们有非常多聪明的人和我们一起工作,来推出这样的设计,我们也会去帮助那些初创公司,帮助他们把他们最小的这些科技逐渐茁壮壮大。

    我在全球如此多的公司合作过以后,我发现一个共性,就是所有的产品都在加入智能,假如说产品没有体现智能的话,他们可能贩售或者是流通的方式也是智能的。那今天的一些主要的要点就是什么是人类的智慧,什么又是人工智能呢?什么又是设计呢?我们究竟在做什么?作为设计师。另外设计它是如何去影响到AI,如何影响到我们共同的未来。

    首先我们来看看什么是智慧,什么是智能呢?大家知道谁是智慧的吗?你们旁边谁是智慧的。你们认不认识一个智慧的人,举一下手,你们认识吗?大家告诉我,你们必须每个人都举手,甚至是睡觉的人你们都要举手,这样的话就比较困难了。智慧、智能其实有非常多的方法,比如说它的这个逻辑的能力、理解的能力、觉知的能力,但是我们来看一看,但是它指代的这个能力是能够去觉知或去代入一些信息,能够去觉察到一些相关的信息,然后我们把它变成知识,通过这些信息我们制造了知识,这样的知识就可以被应用于一些问题的解决,然后我们再调整我们的方法去解决问题。我们通过学习的经验,我们就可以在这个世界去生活进步,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大脑它神奇的功能,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美丽的大脑,人类的大脑是不一样的,它和动物的大脑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在生物层面,我会告诉大家为什么我们的大脑是不一样的。

    这里有很多的头骨,这是在400万年前,这是大概200万年前,这个是我们的祖先了。我们都是他的直系后代了。在今天的智人,现在的智人之后,为什么200万年这么重要呢?大家可以看一看大家可能不知道的一点,我们看一看人类的演化,200万年的时候,直立人他们能够去使用火种了,为什么这点非常重要呢?因为火能够加工食品,因此就可以将食物在体外去加工,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去消化,我们其实在消化食物之前,我们加工了它,这些食物其实就是在我们吃之前就被消化了,因为我们火的加工。

    这是在30万年前我们的基本结构,大脑的基本结构是一样的,30万年前和今天是一样。昨天他们就问我说,为什么我们的头颅结构差不多呢?因为我们有一些数字的观察,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大脑的结构,前端和后端,还有这一个额叶,我们可以看到这些特征,比例在各方面都是相似的。我们就看到,我们今天的大脑有一些人脑,它是能够负责一些情绪情感的,这大概是在30万年前,也就是我们大概开始社交之后去演化成的,我们开始去分享像烧火这样的一些技术,所有的人,也就是非洲的人开始走向了世界,走向了亚洲。接下来我们也看到这个新皮层,新皮层它是最新的,大脑最外层的,也就是最外层的这个部分,最后就是我们的这一些脑神经。

    5万到10万年前,我们大脑就形成现在的基本架构,我们今天的大脑大概结构、形状、大小,大小比之前小了一点,其他地方和5万年前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我们今天人能够学会的东西,5万、10万年前的人他们也能学会,这就是因为社会化的调整,你相信他说的,他相信她说的,那他从这本书上读到了什么,我们是在所有人的基础知识之上不断巩固增加我们的知识,这是我们这个物种最大的能力。而且在我们的大脑上有着任何生物,任何动物大脑最大的神经元密度,有860亿个神经元,每天会燃烧很多的卡路里,我们今天所吃的热量25%都是我们的大脑燃烧掉的。为什么火烧的可以提前消化,如果我们要吃生的食品的话,我每天可能要连续吃七、八个小时,不停的消化,才能有足够的热量来支持这么大的一个大脑。所以说,猩猩、猴子他们的大脑的神经元密度要小得多,他们是没有办法支撑这么一个大脑的,他们没办法用这么一个大脑来吃饭,我们能烹饪做东西,才能支撑我们的大脑,做独特的设计。

    大脑最新的这个皮质就是前额叶,让我们能够预测,让我们想象,我们做设计应该就是用的这一块,我们把不同的概念放到一起,用来预测未来,其他的动物是没有这样的功能的。觉得最了不起的是我们这个大脑有860亿个神经元再乘以77亿,我们这个地球就是一台超级计算机,我们的大脑,我们这么多人能做很多的事情,而让我们没有取得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看到的相互的差别,每次我们互相倾听不够好的时候,我们每次看到文化差异的时候,每一次我们不相信别人表达的东西的时候,我们不愿意花时间听别人的时候,我们就没有接收到别人的信息,这台电脑就没办法良好的运行,就跟AI无关了。

    这一页大家可以看看,10万年前是农业的起点,4000年前最初的城市,这些时候我们的大脑都在不断地演变,我们食物的热量都进入我们的大脑,再看看人口爆炸,人口爆炸时,我们的效率提高,我们吃得更多,孩子更多,人口也越来越多,所以我们看到人口在激增。如果我们看电脑的增长速度也这么快,我们会怎么样呢?那我们的产出也会有这么快的增长,再看看我们的技术的发展,跟我们人类的繁衍的速度、技术增长速度,我们的产出和生产力增长都是一样的,都是呈指数倍的增长。

    我们再谈一谈人工智能,在座可能没有人认为计算机是很智能的,那当然不是,我就不等你们举手了。但是计算器也能做我们大脑做不了的,我的大脑可能还不错。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知道π等于3.14等等,也可以背到21位数,我上大学的时候也是一个学霸,这样计算没有问题。在计算器上面,100位、1000位都没有问题,但是我们的计算器是没有智能的。我们看看我们的人工智能是什么,约翰.麦肯锡被认为是AI之父,他的影响力很大,包括加州的AI公司还有麻省理工研究,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这个是制造智慧及其的科学和工程,这个是什么意思呢?他也不需要对应到生物上可以观察到的现象。

    那我们再看一看另外一句话,顺便提一点,关于我们大脑的运作还有电脑的运作的话,源数据,这个词有谁听过,听过的请举手,源数据。如果不知道,大家都得回去查一查,要理解源数据是什么?源数据是关于数据的数据。如果你拍张照片,你手机上的这个计算机会在它上面附一些信息,比如时间、地点,用什么相机拍的,那这样的数据全都贴在了这个照片上,这是关于数据的数据,它叫源数据。那人的大脑也是这样,这本是关于诗歌的书,这本诗集中是数据,是信息,信息就是数据,所以这本书中也是数据,这本书的封面就是源数据,这本书里面讲的是什么,是名字,是书名,作者是我的阿姨,我的亲戚,博格斯,那如果我喜欢他,我就可以找一本其他他写的书,计算机运作也是同样的,我要找更多的相关的源数据。电脑做什么呢?刚才我们说到了计算器,计算器可以储存很多的信息,非常精准,要比人脑精准得多。那在复杂的情况的时候,计算机能够管理很大的信息,所以可以帮助管理城市、金融、健康、物流、生产,所有这些真正的是非常复杂的全球问题。我们有77亿人,我们可以看到AI不只是电脑,它用途非常大,它也在学习玻利维亚罢工,这边生产情况,非洲粮食危机,这样的源数据帮助我们解决问题,就像我们人在一起解决问题,比如说把洪都拉斯的香蕉运到巴基斯坦这样的事情。

    最近,在福布斯上给机器学习下定义,它是基于AI现在的应用。背后的理论就是我们把信息给机器,让机器帮我们工作,让机器来学习,也就是说我们把东西全部给机器给电脑,这样带来的就是一些程序,用程序来写其他的程序。那些程序更聪明,后面的程序会写更多的程序,当然很好,这会呈指数倍的增长,它的智能会越来越高,解决越来越多的问题,但是也会有其他的问题,《终结者》,大家看过施瓦辛格的《终结者》吧,有没有人看过有机器人,有外星人的科幻电影呢,好,这边是爱看科幻的,这有几个人。那如果没有什么东西来引导的话,我们今天的第一位讲者吴教授提到了控制,如果没有任何控制,那我们的智慧系统可能会带来毁灭世界的灾难,当然我可能有点夸张。在1950年代,我们这些创意设计师会思考世界未来会是什么样的,我们就会想自动驾驶,如果有自动驾驶的话,人们就可以在车上干自己真正想做的,人喜欢玩什么呢?喜欢玩桌游,那我们的设想就是这样。但挑战是我们设想的AI,自动驾驶是狭义的AI,是解决一个问题,不会是自己解决问题,而不是广义的人工智能。现在我们做了很多嵌入式的技术,用的是狭义AI,这是一个可穿戴的记录医疗数据的传感器,它可以一次用好几年,会收集一些安全和健康相关的数据。这是另外一个例子,这是我发明的一个叫做可穿戴牌的东西,它可以嵌入在你的衣服上,有没有见过这个群体编队飞行的无人机,他们之间会互相的沟通,这样能让我们在现在的系统上回溯式的增加一些系统。比如骑车的人他就很简单的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通过一些震动,他们就知道离这辆车太近了,就会有警告,就会避免这样的意外,就是回溯式的装入智慧功能。那问题就是这里,这是另外一个潜在的场景,机器人他们会占领世界。为什么会是一个问题呢?就是因为如果电脑做决定,如果汽车撞到了冰上,在冰面上打滑,他没有办法,必须得要撞上一个东西才能停下来的话,那这个车感知到了两个东西,他要选择撞哪一个,他应该选哪一个呢?有两个人选了油箱,有没有人想要撞狗呢?有没有人觉得应该撞这条狗,当然这个女孩也不想,没有人想撞那条狗,对电脑来说,这个决定是很简单的。那我们再看一下,如果说再加一个选项呢?那这个车该怎么做决定呢?那要是什么样的程序员要写撞狗这个代码呢?那你要在代码上写,这种情况下你不要撞人,你去把狗撞死,那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呢?计算机会做什么样的决定,你会怎么做决定,你可能会潜意识的做决定。再设想一下,让它更复杂一点,如果其中两个人是你的亲戚,那你又怎么做决定,人工智能就是在这些问题上,如果没有人,如果没有我们设计师我们这些行业的灵魂人把文化的价值观放到这些考虑之中才行。

    大家有没有谁听说过阿兰.图灵,他著名的图灵实验,非常好,这些人听说过,这些人他们都听过。1950年,当时就有一个定义,就是如果一个机器它展现出来的智能是等同于,或者说是与人类不具备这个区别性,BLADE RUNNER是一部电影,它里面有一个测试,就是基于阿兰.图灵测试,这是一个人类,这是一个安卓体系,然后人在问这一个安卓体系,在问他问题,看看他是否有同理心,因为他如果有同理心,他就是人类,如果他没有同理心,他就是一个机器人。一个机器人是什么样子呢?如果他是人,他是具有人性的。有趣的就是这是一个波士顿的一个机器人,就是给它配了声音,它就像人类了,我们可以看一下它的这个操作,其实我们和它也差不多。

    那什么是设计呢?我们再来看一看什么是设计,哪些人是设计师呢?在座的各位,只有两位设计师吗?我是不是走错了会场呢?你们在座的都是谁呢?这是会计吗?我开玩笑,那什么是设计呢?我们当前的科技的发展是基于一些硬核的科技,我们总觉得好像科技它们是来自于物理、化学、生物等等这样的科技,但是我们整个技术它的应用都是社会科学,比如说心理学等等,这就是我们人类的一个联系的方式,比如说政治、科学,政治、科学它本身就是决定这个国家与国家,这是我们公共的一个协定,我们任何的干预其实都是基于我们的这一些软科学,而我们的设计师正是基于这一些软科学,我们怎么做呢?大家可以看一看。我们需要正确的去设计,我们要与社会以及个人的价值观融合起来,不仅是个人的价值观,更多是社会的价值观。庄森,我的朋友,他总是会尊重这个国家拥护他们的文化,因此我们要考虑到他们的层面,每个人的决定都会不一样,通过设计,我们就联系整个世界。假如一个世界它没有设计是什么样子呢?我没有说。没有人的话,世界怎么样,没有人的话,世界很美,只是没有人的话,我们不知道它是美的。如果一个世界没有设计的话,它就是没有价值,没有被思考,如果我们没有情感了,如果没有设计的话,我们就没有情感了,我们没有多元化,我们没有选择了,没有设计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表达,我们不能够成为自己,也许你有帽子的话,那别人也得有帽子,我们就没有同理心了,如果没有设计的话。没有设计的话,我们就没有激情了,因为设计它本身就是激情的展示,我们也会没有玩耍,失去乐趣,失去艺术,最后我们也将失去连接。因此,其实,人、理念、物体,这就是我们整个的社会影响,整个的社会联系。

    我们也知道,其实联系它的质量便决定了质量本身,我们要看如何去融入更大的一个体验,更大的一个环境,我发现你必须要从体验开始,而不是科技开始,你不能从科技开始,你必须要知道你要在哪里卖你的产品,而且我们要制定一个策略,能够去助推苹果的发展,这首先就是我们为客户带来了什么样的美好的体验,而不是一些工程,而不是我们去显摆了什么科技。

    所以我们要从体验入手,我们所生产的东西,其实我们推出的是体验,我们要帮人们去达成一些,然后去帮助人们成为什么人,我们不应该去雇佣一些设计师去设计我们的产品外观,去为产品造型,我们是应该去雇佣那一些设计领袖,让他们去设计我们用户的体验,我们可能产品不多,我们可能产品是有外形的,但是它却卖不出去,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只关心自己的感受。有一个东西看上去很美,但是它不一定是我生活中所需要的,但是我们如果从用户他们的体验,那么产品就不会摆在货架上面,因为没有人去关心它,没有人需要它,因此我们要非常负责任地去推出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它是必然会到来的,有的人会担心AI如果失控了,是不是很恐怖,其实如果我们最害怕的是没有这个AI,而在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重新考虑,我们要让AI去真正连接,要把我们的价值观一起和AI连接,那么这将会给大家带来一个问题,我们全人类都面临着这么一个问题,我们要去分享一个共享的问题,在全球作为所有的人们,我们的企业都是要有共享的,因为我们人类其实都希望每天醒来,希望有个美好的一天,而且我们希望我们的下一代,我们小孩的生活明天会更加的幸福,这就是我们共同的愿景和情感,我们也不要去担心AI能够通过人类图灵的测试,但是我们一定要去担心,假如说AI他们特意不去通过这个测试,这就很可怕了。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景,设计能够将人性赋予科技,那我们大家明天开始就这么去做,我们的世界将会更好的美好。非常感谢!

 

媒体链接:
海内外机构及媒体:

四川工业经济联合会 ©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蜀ICP备0901834号
地址:成都市鼓楼北三街82号德盛大厦13楼 电话:028—86712003 传真:028-86712003
邮编:610017 E-mail:scsgjl@126.com 技术支持:四川经济网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