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English
年度入围作品
年度获奖作品
获奖作品跟踪
成果转化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 新闻中心

Crossing Borders!威尔克·霍夫曼与他的可能性游戏

装置艺术如何再造空间?抵达旧城改造的平衡路径何在?富于活力的互动如何从局部空间设计走进城市民众的生活?2019年11月23日上午暨2019年天府宝岛工业设计大赛颁奖礼,以“跨界”为题,霍夫曼在成都新会展中心2号馆分享了他的答案:“这是一场可能性的游戏”。在2018年创立奈斯建筑与设计(NAICE architecture & design)之前,维尔科·霍夫曼(Wilko Hoffmann)在J.MAYER H建筑事务所与德国最负盛名的建筑大师于尔根·迈尔(Jürgen Hermann Mayer)共事,其作品——位于西班牙塞维利亚Encarnacion广场的都市阳伞(Metropol Parasol)——成为城市互动空间的典范作品。

外观上,西班牙塞维利亚的“都市阳伞”以流线型的木质架构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同时它也是最大的采用聚氨酯涂层的粘合木结构建筑之一。

都市阳伞分为三层。底层为考古博物馆,中间为农贸市场,最上层为高架广场,天桥连通屋顶可供人们散步,阳伞下方和内部设有多个酒吧、餐厅和咖啡馆。


完备的建筑功能提供了不同类型活动发生的可能性,激活了陈旧的广场,作为中世纪内城塞维利亚密集结构中独特的城市空间,一跃成为新的城市中心。巨大的阳伞结构成就了地标级别的旅游吸引力,带动了周边商业发展。都市阳伞让文化与商业、新与旧产生联动效应,定义了历史与现代城市的全新关系。


装置艺术的力量:再造新空间

如何利用装置艺术创造新的空间?在德国萨克森州的施科伊迪茨举办的2019年RoomRoom音乐节中,霍夫曼与团队用音乐节主入口的“Broderline(边界)”这一作品探讨了这种可能性。

通过栅栏带形成洞穴般的空间,霍夫曼表示“你无法感知到它有多厚,它是一个无尽的空间。”

“Broderline(边界)”使用了本来象征禁止入内的栅栏带,作为主入口的装置艺术达成了空间互动、美学标准和设计成本的平衡。

 

霍夫曼与团队面对的第一个挑战是成本限制。预算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材料的选择,材料对于装置艺术十分关键。霍夫曼非常幸运地发现了栅栏带这种材料,栅栏带原本的使用场景以“禁止”为主要意涵,但霍夫曼希望材料的结构性堆积得到一种恰恰相反的效果——跨越边界,“让人们从被动的状态变成一种积极参与的状态”。

 

注入新生命而非“喧宾夺主”,这并非霍夫曼在装置艺术的首次尝试,在RoomRoom音乐节之前,霍夫曼在柏林一家旧厂房Kraftwerk Berlin Mitte的中央大厅通过UNGRID已经成功了一次。

在Broderline(边界)中寄望于栅栏带“随风飘动”而成的空间感,UNGRID则通过力学构造被固定,主动权交予观者,视觉冲击随观者视角变化而变换。

同样是作为入口,UNGRID一下子给人一种全新的空间感,它提醒着参观者准备好了区别于日常生活的情绪和状态。


柏林这家发电厂旧厂房的重型混凝土结构限制了建筑本身改造的可能性,但灵活的装置艺术反而找到了缝隙,名为“UNGRID”的装置以其轻巧与旧厂房的厚重形成对比。主入口处搭配的一些餐饮空间共同成就了整体空间的活力。


空间的魔力:让互动发生

位于柏林的自行车公司Bicili邀请了霍夫曼的团队为其打造一个可以自行车旗舰店,兼具办公与售卖的空间功能。霍夫曼看了他们最初的设想:过道将办公空间对称地分隔,一个中规中矩的工作室。“这太单调了,我要让它成为一个开放的空间。”这场互动的试验关键在于“要有一个开放的通行区”。

方案的变化(最左为原始方案)清晰地展现了建筑空间设计如何让建筑发生


设计之初,霍夫曼和团队看到了许多自行车和箱子。于是“箱子”成为了设计的核心概念,“我们就把整个公司放进‘箱子’里”。许多“箱子式”的空间被放置进去,没有传统意义的墙和门,空间的整体性得到保留,同时整个区域的路线生发出巨大的灵活性,人们可以随意走动,甚至走到连接的外部阳台。箱子可以打开和关闭,这些“箱子式”的空间也根据功能需求被设计为开发(鼓励互动)、关闭(用于仓储)或半开放状态(通过透明的玻璃门控制空间开合)。

深色的地板与自行车明快的颜色形成视觉对比,透明的玻璃不会破坏整体的开放感,同时可开合的玻璃门让一些空间灵活地满足了商务洽谈的私密性要求。

 

人们被鼓励走进这里,买自行车或仅仅是参观,办公的工作人员也可以与参观者互动,因为空间的开发性,人们可以直观地看到桌椅数量的增减等空间内部的变化,“人们可以去看看这一个公司它有没有成长”。霍夫曼的设计高度契合了自行车公司Bicili的品牌定位,得到了高度赞许。

二战时期遗留的柏林典型建筑,空间设计呆板,改造难度较大。

 

随着建筑空间体量的增大,无形间增加了设计的难度。二战后德国柏林遗留了诸多快速兴建的公共住房,随着城市人口增加,抛开审美评判,这些建筑的设计合理性受到挑战。霍夫曼与团队接到邀请对Quartier E这个楼群改建,对方的核心诉求是增大居住容量,初期调研后霍夫曼发现楼与楼的间距被闲置了。

霍夫曼的方案拆除了原建筑的屋顶,利用新建筑(红色)连接旧建筑(灰色)之间的间距,并在新的共同体上增加了全新的屋顶空间(蓝色)。

 

霍夫曼剔除了原先建筑利用率极低的屋顶,用新的建筑将楼群填充并连接,在此基础上,增加了顶部的居住空间,居住容量大大增加。这个方案最巧妙的地方在于不会干扰居民生活,“他们完全不需要搬家”,改造的成本被极大地控制。

通过窗户大小可以识别出新旧建筑。受到二战时期Razzle-Dazzle Ships的外观纹饰的启发,霍夫曼把全新的外观赋予新建筑。

 

霍夫曼还没有满意,“柏林这样(方方正正)的建筑已经很多了”,这个阶段的建筑“略显压抑”。二战时期英国军舰的保护性花纹进入了霍夫曼的视线,这种花纹一定程度上保护英国军舰不被德国潜水艇发现和攻击。霍夫曼感受到当下民众的隐私已经受到大数据的挑战,“住房不再保护我们的隐私”,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边界开始模糊。“(柏林)的街头艺术家很多,他们可以参与进来”, 最后街头艺术般的外观设计出现了,老建筑有了新生命。


更多可能性的游戏

加拿大温尼伯以冰雪节而闻名,霍夫曼和团队需要为冰雪节设置一个保温屋,游客需要小小的休憩空间抵御零下25°低温。最终霍夫曼以悬浮的云朵为创意的HOVERBOX获得了2019年海因茨建筑奖“特殊建筑”门类大奖。

在功能上,HOVERBOX作为加拿大温尼伯茫茫雪原上的保温屋。而巧妙的设计吸引游客一探究竟,互动从相遇开始。

 

“在冰上做一个云,人们在雾里面滑冰,然后走进一个云里面”——这是创意的起点。但囿于云朵形状的处理难度,最终的创意迭代为一个白色的立方体。最有趣的在于人腿形状的四根柱子承担了支撑的功能,当游客进入,从外面看只能看到被遮挡了上半身的一群人在悬浮的盒子里移动,巧妙地吸引了游客注意。

媒体链接:

四川工业经济联合会 ©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蜀ICP备0901834号
地址:成都市鼓楼北三街82号德盛大厦13楼 电话:028—86712003 传真:028-86712003
邮编:610017 E-mail:scsgjl@126.com 技术支持:四川经济网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