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中文 English
年度入围作品
年度获奖作品
获奖作品跟踪
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 新闻中心

荷兰设计:总是比你想的多一层面


woojai Lee的“纸砖”(Paper Bricks)


自然、永续、实验、前卫——这些充满矛盾性的元素到了荷兰设计师的手中,却能以一种悠然自得,甚至如玩家般的心态面对:Why so serious?


当这些超级严肃的主题被软化后,即使玩味的产品也拥有钜细靡遗的精致性,就像 100 年前的“风格派”一样。10 月举行的荷兰设计周,人们也毫不例外地看见这个国度的设计业,除了有最生活派的新意,亦窥探到最前卫的设计巧思。这里没有一派独大,也没有一人被排斥,什么风格都能通通玩起来,目不暇接,塑造出总比你想的多一层面的荷兰设计。



当环保成了乐活


 Lou van reemst 在 Bottle-Up 基金会自2015 年就有将玻璃进行再循环成为纪念品的计划


先来一点长知识的讯息:你知道在再循环行业里,回收后的塑料总是会成为灰色的新原料吗?色泽虽然中性,但也使其用途有所限制。但如果要实现拥有多种颜色可选择的再循环塑料,或许得像设计师杰西卡·邓哈托(Jessica den Hartog)那样,从捆包的塑料中选出不同色彩的塑料,进行分类后才推入再循环的过程。


 Lou van reemst 在 Bottle-Up 基金会自2015 年就有将玻璃进行再循环成为纪念品的计划


这就是她命名为“Recoloured”的计划,希望能通过材料、颜色和技术的实验与研究,做出回收塑料新诠释的可能性。最终,她不仅有效取得51种颜色和材料,将它们区隔成具有不同特性的美学材料,比如具备硬软度,柔韧度等特性。“这样一来,”她说,“研究的成果也就能作为色彩系统和美学材料的图书馆。同时也将成为一个永无止境的产品开发过程。”


对于再循环,与杰西卡一样看见了这个渐成气候的领域里其实有着不少限制的就是 WooJai Lee。他发现,纸是世界上生产最多,废弃也最多的原料之一。它虽然可以回收利用,但并非无限期:每一次的再循环,纸纤维会变小,质量也因此会下降。所以他想:回收纸张,还能有更可持续的方式吗?这道问题的探索就让他设计出“纸砖”(Paper Bricks)这一原料。


envisions旗下设计师桑内·舒尔曼(sanne schuurman)的Connecting wood将木材分成杆和块,并使用互锁的组件来取得几何感的图案


纸砖的制造过程,就是先将报纸变成纸浆,然后与胶混合并成型成砖。成果显示,其不仅坚固如真砖,也让其拥有如大理石的外观及纸张所给予的暖意。触摸纸砖时,将感觉到柔软如纺织品的质感,让人极为惊叹。不过,在 WooJai 与多家公司讨论着将纸砖商业化的同时,他也没有闲着,他应用这些原料打造出一件件充满雕塑性的家具,在工业感与有机形态的结合下,让环保原料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不约而同地,“造砖”也是刚在 9 月份才毕业的 Lou van Reemst 的计划。只不过,她却到了远在非洲东岸的桑给巴尔岛(Zanzibar)去实行。为何选择这个国度?缘由在撰写硕士论文时,她的研究对象就是岛上的 Bottle-Up 基金会,一个自2015年就在此将玻璃进行再循环成为纪念品的计划。听似为一个不错的环保计划,然而,在回收的1万5千多公斤玻璃中,仅有 200 公斤被如此应用着。所以 Lou 最终所开发的,就是将玻璃化作碎片并融入砖块中,进而取得如水磨石的“伪装”。


envisions旗下设计师托马斯·特提姆(Thomas Trum)的Multicoloured将纤维进行染色,然后将他们压成固体木片


这样的砖块里,就有着 35% 的废弃玻璃(大约 6 公斤),取代了原料中原本所需的水泥以及填充作用的骨料。而且,成品也比当地砖更坚硬,进而取得成本的竞争力。当然,让 Lou 感到兴奋的是,首批生产的测试将在今年年底进行实际的实施。她说:“我衷心希望能以此激励其他设计师接受对这类主题的大量科学研究,并将其转化为实用和商业的解决方案。”



都是“先实验”玩家


杰西卡·邓哈托(jessica den Hartog)的“recoloured”计划,重新诠释回收塑料的可能性


不管成果商业不商业,“先实验,再专研”向来是荷兰设计师们抗拒不了的设计手法。像 envisions 就是最佳的例子。这家可谓合作社(collective)的设计组织,主要以“实验是创新的关键”作为所有计划的出发点。他们认为,设计的重点并不在成品上,而是研究过程所揭示出的可能性。所以,该合作社的首要功能,就是作为一个“受工业启发的实验室”,提供产品形成前的初期培育,并且将往往被低估甚至鲜少被业界展示的设计元素发扬光大。


杰西卡·邓哈托(jessica den Hartog)的“recoloured”计划,重新诠释回收塑料的可能性


今年envisions旗下的十二组设计师就和西班牙木料制造商 Finsa 进行了合作。 他们从大量原料系列中取得灵感:不管是刨花板、中密度纤维板、胶合板、三聚氰胺、甚至连印刷纸都能寻找到新潜力。其中最吸引人的成果就有托马斯·特提姆(Thomas Trum)的 Multicoloured(将纤维进行染色,然后将他们压成固体木片)、桑内·舒尔曼(Sanne Schuurman)的 Connecting Wood(将木材分成杆和块,并使用互锁的组件来取得几何感的图案),以及伊万·布勒(Iwan Pol)的Uniform (以精巧定位的切口让木料结构拥有折叠性)。


Vantot 设计双人组的“Current Currents”以“电源外露”的概念,设计出远离传统灯具和电源线概念的低电压照明物品


除了 envisions 庞大的新“实验”系列,小型且不得忽略的独立设计也广见于设计周中。朱利安(Julien Manaira)的“前度液体”计划采用了塑料制作中意想不到的设计手法——慢设计。他觉得,以开放式模具做主,然后将树脂一层层地进行浇铸成型的物体,挑战了现代物品的制作工艺,尤其是能迅速量产的塑料品。“现代物品的生产手法往往倾向将制作者与物质之间的距离拉开。”他解释,“而这项研究所提出的概念,乃为求能在生产过程中扩大制作者身心的参与度。”最终,生产速度也有所减缓,不再仅仅是一个实际数字,相反则成为生产商与物料之间的关系以及物品的构建核心。


朱利安(julien Manaira)的“前度液体”(OnceLiquid)计划,采用了塑料制作中意想不到的设计手法——慢设计


原料,确实是大部分荷兰设计师的实验焦点。具有多学科背景的概念设计师卡廷卡·提利尔(Catinca Tilea)所提出的“一分钟造灯“(#1minuteLamp)装置,乍看也遵循了这样的概念,但其实却是在“教育”上进行实验。受邀参与的到访者,将面对一系列的工业废料以及一个对重量有所感应的表面。而装置的用意,就是希望人们在一分钟内简单地在这表面上添加不同的零件,以创造一盏新灯具。“此计划不仅启发了人们的创意,也可靠参与性和信息通信技术来教育社会行为。”卡廷卡解释,“这样一来,装置也允许每个人体验到日常物品背后的故事。”


概念设计师卡廷卡·提利尔(Catinca Tilea)所提出的“一分钟造灯“(#1minuteLamp)装置

在一系列的实验作品中,最让人脑洞大开的就莫过于来自 Vantot 设计双人组的“Current Currents”。这些与一般LED灯具看起来无异的设计,其实有着非常奇特的想法:如果低电压成为正常现象的话,我们还会害怕触碰它吗?对于设计师们而言,一般被认为可怕的电流,其实不仅可以被外露,而且还可以作为装饰之用。


这就是他们所呈现的新系列的初衷,希望以“电源外露”的概念,设计出远离传统灯具和电源线概念的低电压照明物品。最终,这些灯具不仅具有完全导电性,“电线”也全都可安全触摸。与传统灯具相比,他们的灯具也因为 LED的聚焦和致密光线,有效让多个光源的灯具拥有像布帘般的功能性,这也验证了荷兰设计“再专研”的精进成果。



前卫飨宴的饕客


商业性的不顾及,或许对许多人而言就是“前卫”。这一种让人可爱亦可厌的风格,其实更常来自于未曾被理解的新颖性。尤其探索新形状就是很好的起始:为什么形状不断再造?意义又何在?色彩、原料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jasmijn Muskens 的玩味性家具,意在表达人们可以自由地将房子内的任何东西添加到设计上


像 90 后设计师 Jasmijn Muskens 与其他六位设计师在“Disposition”展览中大剌剌地以“玩”作为主轴:从原料、概念、甚至设计的本质,都被“玩”得不亦乐乎。而 Jasmijn 就以荷兰的口头禅:Komt goed——意味着船到桥头自然直——让玩味性家具也拥有了“让人感到心安”的设计。“你可以自由地将你房子内的任何东西添加到设计上。”她解释,“而且,如果有什么是不合适的就可以尝试换下。 这样一来,玩乐性就能随之引入日常生活中,并提供一些解压的方式。”


另外,Studio Nuance 的梅亚(Meja)以及乌尔丽克(Ulrike Jurklies)的 Tinge的设计概念则不约而同地来自环保——想不到,环保设计也可以如此前卫。但有别于对原料的再造,梅亚仅仅使用了其他完成项目中残留的材料,打造出一张多功能的茶几,也同时展示出使用不同原料不仅能产生出设计品。Tinge的灵感则是来自于彩色塑料面板废弃品的视觉性,以经典的连接技术,便能取得一种清晰的形式语言和高品质外观的设计。


乌尔丽克(Ulrike jurklies)的 Tinge ,灵感来自于彩色塑料面板废弃品的视觉性

同样地,看似不费吹灰之力的设计,也在近期走红的 Studio OS ∆ OOS 的履历表内。在他们开放大众参观的工作室里,Tunnel 这一张长凳虽然不具哗众取宠的设计感,但一经解说,便立即有了发现新大陆般的惊叹。形状取材于一件锯木架,这一张长凳在不应用任何紧固件或胶水的情况下,仅以三支凳腿作为支撑体,从而形成一个纯正形式——功能性设计。设计师解释:“多亏科技上的适应性过程,才让圆形管体经由快速且精确地切割而彼此互锁成型。”这一设计也不禁让人联想到来自 House of Thol 品牌的展览宣言:“在自然世界中,一切事物的形状和运作本来就是由张力所决定”。在其策划的“Trapping Tension”展览中,一款名为 Evolution 的浴缸就将荷兰设计的所有元素——自然、永续、实验、前卫——齐聚一堂。设计师托马斯·林森(Thomas Linssen)将椅子的舒适性结构进化成为浴缸,让它怪异得不失趣味,功能与永续的态度也非常到位。是否将有效为品牌提升到如 DroogDesign 以及 Moooi 的地位?还有待观察。


studio Os ∆ OOs 的Tunnel长凳取材于一件锯木架,在不应用任何紧固件或胶水的情况下,仅以三支凳腿作为支撑体


显然,荷兰设计中那“总是比你想的多一层面”的设计力,除了一种天马行空的风格外,更是一种不惧青出于蓝胜于蓝,不畏后浪推前浪的态度。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永续。

原文摘自:蚂蚁雄兵

2018“天府宝岛杯”工业设计大赛全年

重大活动时间

媒体链接:

四川工业经济联合会 ©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蜀ICP备0901834号
地址:成都市鼓楼北三街82号德盛大厦13楼 电话:028—86712003 传真:028-86712003
邮编:610017 E-mail:scsgjl@126.com 技术支持:四川经济网
您是第 位访客